2024年6月13日

  在中东国家土耳其,橄榄是一种相当重要的作物。路透社2021年3月8日报道,在土耳其西南部城镇亚塔安(Yatagan),64岁农民塔伊·贝德米雷尔(Tayyibe Demirel)的橄榄林后面,被露天煤矿覆盖的灰色广阔地带在起伏的山坡上。在地平线上,亚塔安镇附近发电厂的三个巨大烟囱冒出滚滚浓烟。

  在土耳其穆拉省(Mugla)亚塔安镇图尔古特村(Turgut),德米雷尔从她的橄榄林边上向露天矿区望去,她说几年前这里还铺满了郁金香、罂粟和雏菊,“地狱和自然哪个更好?”德米雷尔决心拯救自己的土地和村庄。

  德米雷尔站在自己的橄榄林里祈祷。路透社称,上个月,德米雷尔打赢了一场反对向她的村庄扩大矿区的官司,凭借她自己从早些时候的一项法院裁决中发现的信息,她在更高一级的法院赢得了上诉。该裁决称,橄榄林必须受到保护。

  德米雷尔在橄榄林里与矿业公司的一名官员交谈。她在法庭上的胜利中止了矿山扩张的计划,但德米雷尔担心她的六英亩的橄榄林正被包围。

  德米雷尔站在橄榄林里。“周围所有的土地都被人挖掠,橄榄树也被困在中间。”她说,“我反对。我将继续奋斗,争取我的权利。我要怎么回到我的林地?用直升机从天上降落在这里?”

  在图尔古特村附近,德米雷尔走上拉吉纳古镇(Lagina)赫卡忒(Hecate)神庙的阶梯。

  在亚塔安镇附近,发电厂燃烧产生的灰烬和排放的废水组成了一个被污染的湖泊。

  活动人士表示,在距土耳其一些地中海和爱琴海海滩度假胜地40公里的亚塔安镇开采和燃烧的煤炭造成的污染,已经导致了严重的健康和环境破坏。

  亚塔安镇附近的一个露天煤矿和一个废弃村庄。由于为亚塔安发电厂提供服务的矿区扩大了,五个村庄已经消失,德米雷尔所在的图尔古特村现在也受到了威胁。活动人士说,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整个穆拉省有5,000公顷土地(相当于8,000个足球场)因采矿而消失。

  图尔古特村一处露天煤矿,远处是橄榄林。当被问及扩建矿山的计划时,亚塔安发电厂告诉路透社,该公司已在该地区种植了150多万棵树,其运营尊重环境,并在土耳其相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

  土耳其的利玛克控股公司(Limak Holding)在该地区运营另一家电厂,该公司向路透社表示,其发电量满足土耳其电力需求的5%,装机容量为1,050兆瓦。该公司补充称,其购地行为符合法律法规。图为一名妇女在树林中焚烧修剪过的橄榄树树枝。

  这是亚塔安镇一个村庄的新墓地。当一家煤矿公司在这个村庄发现了煤炭,并决定开采时,他们把村民搬迁到了附近的地区。该村的公墓也被移走了,所有的坟墓都有编号。

  土耳其穆拉省城镇米拉斯(Milas)附近一个露天煤矿。在土耳其各地,当局正在推进将煤电产能提高一倍以上的计划。土耳其政府表示,必须减少对能源的高度依赖。该国对能源的依赖占其进口总值的五分之一,是多年来经常财政赤字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

  米拉斯镇附近一处废弃的房屋和寺。健康与环境联盟(HEAL)是一个衡量污染影响的欧洲非营利组织,它估计土耳其燃煤发电每年的医疗成本高达59亿欧元。

  在米拉斯镇,环保活动人士德尼兹·古穆泽尔(Deniz Gumusel)与53岁的村民艾塔克·雅卡(Aytac Yakar)交谈。古穆泽尔是为HEAL撰写的一份有关土耳其燃煤发电的报告的作者之一。她说,自第一座燃煤电厂投入使用以来的40多年里,该地区的三座燃煤电厂已导致4.5万人死亡,主要死于心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

  标语上面写着“我们想要没有煤的穆拉”。古穆泽尔说“这就像一场战争,针对的是人类、森林和生态系统”,但她坚持认为,村民和德米雷尔等妇女的决心意味着仍有乐观的空间。“妇女们正在对这种不公平的煤炭交易进行一场不可思议的斗争,他们非常成功地阻止或减缓了矿区的扩大。”

  在中东国家土耳其,橄榄是一种相当重要的作物。路透社2021年3月8日报道,在土耳其西南部城镇亚塔安(Yatagan),64岁农民塔伊·贝德米雷尔(Tayyibe Demirel)的橄榄林后面,被露天煤矿覆盖的灰色广阔地带在起伏的山坡上。在地平线上,亚塔安镇附近发电厂的三个巨大烟囱冒出滚滚浓烟。

  在土耳其穆拉省(Mugla)亚塔安镇图尔古特村(Turgut),德米雷尔从她的橄榄林边上向露天矿区望去,她说几年前这里还铺满了郁金香、罂粟和雏菊,“地狱和自然哪个更好?”德米雷尔决心拯救自己的土地和村庄。

  德米雷尔站在自己的橄榄林里祈祷。路透社称,上个月,德米雷尔打赢了一场反对向她的村庄扩大矿区的官司,凭借她自己从早些时候的一项法院裁决中发现的信息,她在更高一级的法院赢得了上诉。该裁决称,橄榄林必须受到保护。

  德米雷尔在橄榄林里与矿业公司的一名官员交谈。她在法庭上的胜利中止了矿山扩张的计划,但德米雷尔担心她的六英亩的橄榄林正被包围。

  德米雷尔站在橄榄林里。“周围所有的土地都被人挖掠,橄榄树也被困在中间。”她说,“我反对。我将继续奋斗,争取我的权利。我要怎么回到我的林地?用直升机从天上降落在这里?”

  在图尔古特村附近,德米雷尔走上拉吉纳古镇(Lagina)赫卡忒(Hecate)神庙的阶梯。

  在亚塔安镇附近,发电厂燃烧产生的灰烬和排放的废水组成了一个被污染的湖泊。

  活动人士表示,在距土耳其一些地中海和爱琴海海滩度假胜地40公里的亚塔安镇开采和燃烧的煤炭造成的污染,已经导致了严重的健康和环境破坏。

  亚塔安镇附近的一个露天煤矿和一个废弃村庄。由于为亚塔安发电厂提供服务的矿区扩大了,五个村庄已经消失,德米雷尔所在的图尔古特村现在也受到了威胁。活动人士说,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整个穆拉省有5,000公顷土地(相当于8,000个足球场)因采矿而消失。

  图尔古特村一处露天煤矿,远处是橄榄林。当被问及扩建矿山的计划时,亚塔安发电厂告诉路透社,该公司已在该地区种植了150多万棵树,其运营尊重环境,并在土耳其相关部门的监督下进行。

  土耳其的利玛克控股公司(Limak Holding)在该地区运营另一家电厂,该公司向路透社表示,其发电量满足土耳其电力需求的5%,装机容量为1,050兆瓦。该公司补充称,其购地行为符合法律法规。图为一名妇女在树林中焚烧修剪过的橄榄树树枝。

  这是亚塔安镇一个村庄的新墓地。当一家煤矿公司在这个村庄发现了煤炭,并决定开采时,他们把村民搬迁到了附近的地区。该村的公墓也被移走了,所有的坟墓都有编号。

  土耳其穆拉省城镇米拉斯(Milas)附近一个露天煤矿。在土耳其各地,当局正在推进将煤电产能提高一倍以上的计划。土耳其政府表示,必须减少对能源的高度依赖。该国对能源的依赖占其进口总值的五分之一,是多年来经常财政赤字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

  米拉斯镇附近一处废弃的房屋和寺。健康与环境联盟(HEAL)是一个衡量污染影响的欧洲非营利组织,它估计土耳其燃煤发电每年的医疗成本高达59亿欧元。

  在米拉斯镇,环保活动人士德尼兹·古穆泽尔(Deniz Gumusel)与53岁的村民艾塔克·雅卡(Aytac Yakar)交谈。古穆泽尔是为HEAL撰写的一份有关土耳其燃煤发电的报告的作者之一。她说,自第一座燃煤电厂投入使用以来的40多年里,该地区的三座燃煤电厂已导致4.5万人死亡,主要死于心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

  标语上面写着“我们想要没有煤的穆拉”。古穆泽尔说“这就像一场战争,针对的是人类、森林和生态系统”,但她坚持认为,村民和德米雷尔等妇女的决心意味着仍有乐观的空间。“妇女们正在对这种不公平的煤炭交易进行一场不可思议的斗争,他们非常成功地阻止或减缓了矿区的扩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