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5日

  国际足联近日批准新越位规则的试行。新规则规定,只有当进攻球员整体越过倒数第二名防守球员时,才会被判定为越位。新的越位规则会带来什么影响和变化?存在哪些问题?现代足球发展历史上又有哪些影响深远的规则变化?本期将围绕这些话题展开——

  徐:过往攻方球员与守方的最后第二位球员平齐就不算越位,现在新规则改成攻方球员可以在那位守方球员身前,只要他的身体最后部分不完全超出就不算越位。新规则给守方设置了更大的难度,对攻方有利。

  赵:新规则带来了争议,很多人都质疑,此次变更带来了攻守双方相对位置的改变,使得曾经的“体毛级越位”根本不是事儿,并且可能催生出很多“体毛级好球”,只是从一个边界的判定变成了另一个边界的判定,判定的难度和误差却未得到解决。

  徐:新规则的设计者是前阿森纳名帅温格,他出任国际足联的全球发展总监已经四年了,两年前他对这个问题的解读是:“如果你身体的一部分位于防守队员的身体前面,那你就越位了。我希望以后只要你的身体可以得分的任何一个部位与防守球员平行就不越位。”这是温格的原话。我觉得“体毛级越位”依然会继续存在,只不过是从身前换到身后。

  刘:新规则使得守方造越位的难度加大,以前是攻方超出一点就算越位,现在是没有整个身位超出就不算越位。去年世界杯,阿根廷以1比2不敌沙特,当时阿根廷前锋劳塔罗有两个进球都被吹越位。如果按照新规则,这两个进球都是好球,因为身体超出都只在毫厘之间。温格的这个建议是出于什么考虑呢?他是嫌足球比赛的比分还不够大吗?

  徐:足球裁判规则的更改从来都遵循一条固定的发展轨迹——有利于攻方,所有的设计明显是攻方得利,促使比赛变得更精彩,如何能做到更精彩呢?多进球呀!这点一直都没变。

  刘:按照新规则,过往越位进球今后很可能变成好球,这样进球数上升是大概率事件。2021年10月欧国联决赛,姆巴佩替法国射入的制胜球就是争议球,争议点是西班牙中卫加西亚是否主动将球捅给姆巴佩,如果按照新规则,根本不用讨论加西亚的问题,姆巴佩只是探出一点点,根本就不越位。如果以后都这样,姆巴佩的进球率会飙升吗?

  赵:新规则有一点是积极的,它会导致判罚时无须考虑越位的身体部位,此前判断越位的时候,手和手臂是不算的,是以身体躯干和位置判定是否越位,这就很麻烦。如果实施新规则就可以不考虑这些,直接“一刀切”了。

  徐:裁判规则的设定不是为了消除争议,而是以维护比赛公平为目标,前提是规则的执行必须一视同仁。

  刘:我不这样认为,足球比赛有一个很大的看点就是冷门,如果是按照这个新规则实施,明显对强队有利。如果都是强队战胜弱队,那么足球还有什么看的?

  赵:我看这个“一视同仁”的维度还挺多的,球队本身的强弱和战术风格的差异,使得新规则对他们的影响不一样。新规则明显有利于攻方,其实也是对守方的一种打击。从数据来看,但凡强弱交锋,强队的进攻次数多数时候是更多的,那就意味着他们越位机会更多,随着新规则的试行,强队会获得更多的有效进攻的机会。

  刘:像意大利这样的强队打防守反击,他们也要造越位,因而新规则对这类打法的球队也不友好。

  徐:任何一个规则的推行,球队都必须去适应,得跟着新规则走。我们常说的“体毛级越位”,这个词实际上出现得很晚,是在VAR出现之后才应运而生的,因为之前根本没有办法用肉眼判定体毛级越位。而且新规则出台不是为了消除争议,因为争议的原因不在于规则,而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魔”。

  刚才说的那个欧国联决赛的进球,西班牙人赛后普遍都认为是越位,包括西班牙的国际级裁判也在报纸上发文为自己的国家队鸣冤,法国人则普遍认为不越位,双方态度泾渭分明,可见是决定脑袋。其实,任何规则都是有漏洞的,只能是尽可能地寻求公平,这次国际足联的新规则也是要在2023-2024赛季之前在低级别联赛开始试行而已,并没有说现在马上就要实施,因而这次带有试验性质。

  赵:此次越位规则的变更还是挺大的,那么在世界足球历史上发生过哪些重大的规则变化呢?

  徐:足球规则最早出现在1863年,后来逐渐完善,最终走到现在这一步,一直是动态的,有一个不断适应、不断变化的过程。最早的足球裁判甚至没有配备哨子,是后来才有的,此后又增加了助理裁判、底线裁判、VAR门线技术。我觉得影响最大的变更还是门线技术,因为比赛最大的争议不是来自越位,而是有争议的进球,例如决定1966年世界杯冠军归属的进球。如今有了门线技术,这样的争议几乎不会再出现。

  刘:对!2010年世界杯,兰帕德对德国那个进球,就没算,这是英格兰队永远的痛。

  徐:说一个亲身经历,1999年女足世界杯,中美两国女足之间的最后决赛在洛杉矶的玫瑰碗体育场举行。当时范运杰在加时赛头球顶在球门横梁上弹进球门门线后又弹出,事后的慢镜头回放看得非常清楚,但进球最终未被确认,点球决胜中国女足惜败,最终屈居亚军。但这很难责怪裁判,那时没有底线裁判,巡边员和主裁判离球门太远,而且位置不好,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不敢轻易鸣哨,毕竟当时的赛制是“突然死亡”,又有东道主参赛,这哨恐怕没人敢吹,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当时我就在现场,感觉非常憋屈。

  赵:如果比赛晚20年举行,可能完全不一样。有了门线技术,主裁判就没法甩锅,也没法说眼力不够,这超出人的能力所能及。那么明显的一个进球,他就只能判了,技术进步是有可能改写历史的。

  刘:我觉得越位始终是足球比赛一个永恒的争议话题。不管是以前没有VAR,到后来有了VAR,始终是存在争议,因为它是很主观的东西。

  徐:以前国际足联在布拉特时代曾有个堂而皇之的错误说法——错误是足球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准确,争议才是足球的一部分。

  赵:这句话非常有市场,我也部分赞同,但是我觉得这句话适用的场合应该有所区分,争议确实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如果到了像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顶级大赛当中,其中牵扯的利益和影响都太大了。足球的管理者必须得做点什么来尽量减少争议,这是他们必须做出的姿态,需要订立最基本的公平原则并不断改进。

  赵:说到裁判规则的变迁,我想起防守球员从身后铲断100%被判犯规,就是从巴斯滕受伤退役开始的,但即便如此,后来很多背后铲球依然都没有判。

  徐:裁判的判罚是主观判断,如果不是从正背后铲球,而是侧后呢?带一点侧向呢?所以我觉得裁判执法其实很难。

  刘:比如英格兰裁判泰勒上赛季在欧联杯决赛引起了很大争议,那个点球没有判。穆里尼奥赛后还抨击他,甚至还在停车场辱骂他,为此还受到停赛的处罚。2021年的欧国联决赛,姆巴佩那个进球有效,当时的主裁判还是这位泰勒,他恐怕算是有“污点”的裁判了。

  徐:泰勒这两个判罚其实都是往不越位的方向靠的,这正说明他对判罚尺度的认知是一致的。我觉得裁判只要保持判罚尺度一致就好。每位裁判对裁判规则的把握理解都是不一样的,最重要的前提是保持执法的一致性。

  赵:有道理!裁判就是不能双标。另外,越位线的“后撤”,虽然判定仍然在毫厘之间,但判定线从前换到后,我觉得可能会让反越位的那个瞬间失去过去那种激动人心的感觉,像因扎吉这种“活在越位线上的男人”,以后也可能再难出现了。(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